永利举报人指着农田与小溪之间的沟渠说,当记

2020-01-05 23:22 来源:未知

永利 1

近日,有网友向本报《治水拆违大查访》栏目举报:安吉县孝丰镇溪南村,有一家养猪场,时常在半夜把污水偷排至旁边的田地,再流入附近的小溪。举报人说,小溪的下... 近日,有网友向本报《治水拆违大查访》栏目举报:安吉县孝丰镇溪南村,有一家养猪场,时常在半夜把污水偷排至旁边的田地,再流入附近的小溪。举报人说,小溪的下游就是南溪,属于西苕溪的源头,而西苕溪又是太湖上游的重要支流,希望记者能督促当地尽快解决污染问题。 3月24日,记者来到安吉县孝丰镇溪南村,找到了举报人所说的养猪场。还没等记者开始采访,多位村民就团团围上来。大家向记者诉说养猪场给他们生活带来的影响。 “村子里不适合存在大规模的养殖场,首先是距离住宅太近,有的仅一墙之隔,气味实在是太难闻,一些村民只能躲得远远的,其次是污染农田和水源。”举报人说。 当记者走近养猪场时发现,该场的大门紧锁,负责人不在现场。不过,记者在举报人的指引下,沿着养猪场附近的田埂,绕到养猪场的背后看到,围墙外围有又黑又臭的污水,直接流入附近的稻田,其中一块10平方米左右的农田,已完全被污水淹没。 “现在不是排污的时候,也没有下雨,所以暂时看不到污水流入小溪的场景。”举报人指着农田与小溪之间的沟渠说,污水就是从这里排入小溪的,一般外来的人,不太可能发现问题,如果没人带路,环保部门也很难查到。 随后,记者电话联系了溪南村村支书王宏光。他说,自己正在市区开会,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,只能在电话里简单介绍一下养猪场的情况。他告诉记者,这家养猪场是有经营许可证的,猪舍也是村里租给经营户的,“五水共治”工作开展后,村里原本想收回出租房,但因为租房合同未到期等原因,双方没有谈好,到2019年合同到期,就可以停止养猪了。 对于农田和溪水被污染的问题,记者找到了安吉县孝丰镇分管“三改一拆”“五水共治”工作的负责人郑龙。获悉这家养猪场的污染情况后,郑龙立即召集镇环保所、农发办等部门的负责人到现场调查,并研究制定了整改方案。 3月25日是安吉县的第13个“生态日”,孝丰镇组织机关干部、养猪场所在村干部、养猪场工人,以及技术施工人员,对养猪场破损围墙等设施进行拆除,技术人员还对被污染的农田进行了吸污和翻耕。 3月28日,郑龙告诉记者,孝丰镇对这家养猪场的初步整改已经结束,接下来还要督促责任人尽快按规范完善排污设施,相关部门也已将该养猪场纳入长效管理机制,确保污染事件不再发生。

养猪场内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蓄粪池村中唯一的水库变“粪池”宁德柘荣县乍洋乡留水村村民近日向媒体反映,村里有一家养猪场污染环境多年...

近日,有网友向本报《治水拆违大查访》栏目举报:安吉县孝丰镇溪南村,有一家养猪场,时常在半夜把污水偷排至旁边的田地,再流入附近的小溪。举报人说,小溪的下游就是南溪,属于西苕溪的源头,而西苕溪又是太湖上游的重要支流,希望记者能督促当地尽快解决污染问题。

养猪场内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蓄粪池

3月24日,记者来到安吉县孝丰镇溪南村,找到了举报人所说的养猪场。还没等记者开始采访,多位村民就团团围上来。大家向记者诉说养猪场给他们生活带来的影响。

村中唯一的水库变粪池

村子里不适合存在大规模的养殖场,首先是距离住宅太近,有的仅一墙之隔,气味实在是太难闻,一些村民只能躲得远远的,其次是污染农田和水源。举报人说。

宁德柘荣县乍洋乡留水村村民近日向媒体反映,村里有一家养猪场污染环境多年,一直未关停,村里水库变成粪池,恶臭难忍,附近稻田收成严重受影响。

当记者走近养猪场时发现,该场的大门紧锁,负责人不在现场。不过,记者在举报人的指引下,沿着养猪场附近的田埂,绕到养猪场的背后看到,围墙外围有又黑又臭的污水,直接流入附近的稻田,其中一块10平方米左右的农田,已完全被污水淹没。

村民

永利,现在不是排污的时候,也没有下雨,所以暂时看不到污水流入小溪的场景。举报人指着农田与小溪之间的沟渠说,污水就是从这里排入小溪的,一般外来的人,不太可能发现问题,如果没人带路,环保部门也很难查到。

养猪场污染环境多年

随后,记者电话联系了溪南村村支书王宏光。他说,自己正在市区开会,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,只能在电话里简单介绍一下养猪场的情况。他告诉记者,这家养猪场是有经营许可证的,猪舍也是村里租给经营户的,五水共治工作开展后,村里原本想收回出租房,但因为租房合同未到期等原因,双方没有谈好,到2019年合同到期,就可以停止养猪了。

一直未关停

对于农田和溪水被污染的问题,记者找到了安吉县孝丰镇分管三改一拆五水共治工作的负责人郑龙。获悉这家养猪场的污染情况后,郑龙立即召集镇环保所、农发办等部门的负责人到现场调查,并研究制定了整改方案。

留水村位于乍洋乡南部,距柘荣县城13公里,是个偏僻的小山村,原本山清水秀,景色宜人,但几年前村里引进了一家零排放零污染养猪场,环境便遭到污染。这家注册为柘荣县鑫鑫生猪养殖专业合作社养猪场建成后,污水直排入溪。污水沿线两边的稻田,几乎没什么收成。村民曾大爷说,他们家往年一亩稻田可以收800多斤谷子,然而最近几年来,直排的猪粪让溪水变得特别肥,沿岸的水稻多是秕谷,损失惨重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永利发布于养殖天地,转载请注明出处:永利举报人指着农田与小溪之间的沟渠说,当记